玄幻小说网 > 都市 > 许爷赏个吻最新内容列表

许爷赏个吻

作者:奔赴zoro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三十三章 狩猎2

最后更新:2022-08-06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王朔的《许爷》收录在《动物凶猛》的小说集中,该中篇小说1992年发表于《上海文学》第四期,小说讲述了许爷(许立宇)出生在底层一个司机家庭,从小受我们这些部队大院子弟的欺负,所以他一直想出人头地,获得别人的尊重,但是长大后由于现实条件的限制,他只能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他不惜攀附部队大院长大的我们,向别人讲述自己开出租车过程中的奇闻异事,虚荣的获得别人的尊重,虽然表面风光,但是内心悲伤,最后出国,为了获得尊重,采取了极端的手段。

作家王朔

在小说中我们看到了底层人物向上攀爬的艰辛,也看到了其献媚式讨好众人,获得尊重的可怜和可悲,他内心纯洁、善良,干不出龌龊的事情,但是为了能够和我们成为朋友,他只能委曲求全的附和我们,尽管他把浮浪子弟的玩世不恭和犬儒主义的腔调学的惟妙惟肖,但是始终没有获得我们的尊重和接纳。

01为获得尊重,对“权贵”攀附

我和许立宇是初中同学,他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我却把他当成一个供自己驱使的仆役。在一次大量盗窃瓷笔套和铱金笔后,被校方发现,要严厉追究,此时人人自危,在我的示意下,许立宇替我承担了罪责,保住了的我珍视的名誉。但我并没有对他感激,因为我给了他友谊,这是他理所应当的报答。

王朔笔下的大院子弟

在上学的时候我和许立宇的地位就有着较大的悬殊,只因为我们都是部队大院的子弟,而他只是一个受我们欺负的底层司机家的孩子。长大后许立宇借着出租车兴起的东风,腰包鼓,派头足了,觉得可以和以前高不可攀的我们一起玩了,于是找到我们炫耀并想获得我们的认可尊重。

许立宇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开着“雪铁龙”,手上戴着两只金戒指,威风凛凛,带着我和吴建新(同为大院子弟)去法国餐厅吃牛排,这一切对我们都感觉到生疏,遥不可及,但是许立宇做到了。当我们吃牛排尝鲜的时候,他给自己点了一份生蔬菜组成的沙拉,可见他已经奢侈的咽不下去任何油腻的东西了。从后面许立宇的家庭处境来看,他是为了能够结交我们,获得和我们一起玩耍的资格,满足自己可怜的自尊,宁可委屈自己,也要讲阔气的无奈之举。

02为获得尊重,委曲求全

当时我在一个单位上班,而吴建新是一个无业游民,情况境遇今非昔比。在出租车车队中许立宇很受人的尊重,人们都称他为“许爷”,但是为了获得我们的认可和满足可怜的自尊,他低三下四、委曲求全、死皮赖脸的和我们凑到一起玩。但是我们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冤大头”,用吴建新的话说:“管他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哥们儿!丫有钱就吃他”。于是吴建新让许立宇每天开着车,拉我们全城吃没有吃过的,挑最贵的菜一排一排地点,吴建新杀人不眨眼使我都不免心惊肉跳。

二代吃饭的现场

在吴建新的眼中,许立宇还是那个供他驱使的仆役。他要用车,只要许立宇犹豫或者不那么痛快,吴建新立马翻脸。有一次许立宇外出拉客,吴建新没有找到他,晚上回来许立宇请我们吃饭,吴建新指着他的鼻子就骂,许立宇低三下四的哀求,我从中说和,才平息了这场风波。吴建新挑战了许立宇的底线,愤怒的许立宇要用烟灰缸砸吴建新,被我拉住了。事后许立宇又可怜巴巴地求我,约吴建新他要请客道歉,但最终都一拍两散。

许立宇为什么这样?他一直约我们去他家玩,吴建新一直拒绝,但是我碍于面子去了一次,在他家中看到他对我的讨好和奉承,我心中很不是滋味。其实在许立宇心中,他所谓的出人头地就是能够和我们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部队大院的子弟玩耍,能够融入我们的圈子,并获得我们的尊重。

03为获得尊重,自我炫耀

转眼几年过去了,在一次打车中和许立宇偶遇,此时的他黑了,人胖了一圈,但显得不结实,还穿着那身西服,但是没有打领带,眉宇间有疲惫、忧戚之色,双眼浑浊无神。此时的我已经是一名一流的通俗小说家,但是就如当初见到威风凛凛的他,我没有问他的近况一样,他也没有问我的近况。

像许立宇一样的出租车司机

刑肃宁(开餐馆的侃姐)说要给我介绍一个有用的人,于是我就见到了许立宇。刑肃宁包了他的车,他是这里的熟客,一进来,就被人围住,让他讲跑车过程中的奇闻趣事。讲的都是拉歌星的花边、拉精神病人去天津迎接外轮、和法国小姐的爱情故事等自我加工扩大的所谓的奇闻趣事。但是被无聊的人追捧,只求一乐。

许立宇的自我吹嘘与炫耀只是为了获得尊重和满足,但是在被人眼中他只是一个跳梁小丑,只为在他这里图一个快乐。自我吹嘘的背后却是说不出的伤感。为了获得尊重,达到出人头地的目的,他一直想出国,在当时的心理,认为出国和飞黄腾达是同义词,最后他在刑肃宁的帮助下去了日本。

04为获得尊重,采取极端手段

在日本,许立宇为了获得尊重,他干起了背死尸的工作。由于处于禁忌,每一层都会站着干净、典雅、表情娴静的日本妇女,往他口袋中塞入一沓数额不等的礼钱或曰小费,希望他在经过这些人家门口时,步伐加快一些,把晦气带得更远一些。因此他的腰包日渐鼓胀,自尊得到了满足,重获了当初开出租车时候的优越感。

许立宇重获优越感

他经常对奴颜婢膝又很有牢骚的中国朋友说:“只有你不尊重自己,别人才会不尊重你!”。“你们觉得日本人傲慢吗?”我没有这种感觉,他们对我都很客气,我倒觉得他们有点低三下四。许立宇错了,他们尊重的根本不是他本人,而是对他背上尸体的禁忌。

许立宇就像那个驮着佛像的驴子,看到山下的人都朝它跪拜,它觉得自己获得了别人的尊重,于是在大街上大摇大摆的走,无人拦挡,而且给他精细的粮食吃,眼中充满着敬畏。回庙后,它卸下佛像,觉得自己不需要再拉磨了,它要下山享受人们的朝拜,当它再次大摇大摆地走上大街上的时候,迎来的人们的谩骂和驱赶。人们朝拜的是它身上的佛像,而不是它这个驴子。

许立宇结局和这头驴子一样悲惨,当他自尊爆棚的时候,觉得人们就应该对他低三下四,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和别人都避之不及的黑社会大哥撞到了一起,黑社会大哥打了他一巴掌,他反身到店里拿了刀,砍了这位大哥,带给许立宇的不是极刑就是无尽的牢狱之灾。

驮着佛像的驴子

在王朔笔下的许立宇,一生都在追求别人对他的尊重,不惜攀附像我一样的大院子弟,编造杜撰一些花边新闻,自我吹嘘炫耀,错误地看待别人对他的低三下四,一辈子都想出人头地,但是他最终没有认清自己是谁?自己低三下四,我们就会把他当成一个随时可以驱使的奴役,自己取悦众人,别人就把他当成一个可供取乐的跳梁小丑,自己误解了别人对自己的尊重,最后只能是以卵击石,毁了自己的一生。

在底层摸爬滚打的我们,总是希望出人头地,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尊重,总是不惜委屈自己的讨好别人,总是自愿做跳梁小丑,博别人一乐,总是将金钱、权力、地位等作为别人尊重我们的前提,但是要想出人头地,获得别人的尊重和认可,我们就要认清楚自己,并尊重自己,使自己不断强大,拥有“磁场”,这样就会获得别人的尊重,并吸引和你志趣相投的人。圈子不同不要强容,巴结讨好的后果,只能使别人更加看不起你,唯有尊重自己,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尊重自己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