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网 > 玄幻 > 奈何皇叔看上我最新内容列表

奈何皇叔看上我

作者:仪惜流殇

类型:玄幻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三百六十章 情痴

最后更新:2022-08-10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赫连苍宁又皱了皱眉头,接着点头说道:“好吧,百花宴之后,劳烦你辛苦一趟,随本王去看个病人。”

这倒并非难事。云墨染点头答应:“是。”

便在此时,马车突然一晃,云墨染跟着一个趔趄,披在身后的长发垂到了眼前,赫连苍宁立即眉头一皱:“云墨染,你的头发为何突然之间三尺?须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不可随意损毁的!”

“墨染知道。”云墨染点了点头,倒也并不隐瞒,“只是事出无奈,不得不为之。”

赫连苍宁眉头皱得更紧,眸子里也泛起了微微的冷意:“如何无奈?有人逼你剪发?谁?”

云墨染摇头:“那倒不是,而是墨染自己。”

“你自己剪了头发?”赫连苍宁更加不解,“所为何事?你总该知道女子的头发只有在出阁前一日,才能由父母或长辈剪下一绺送与夫君?”

云墨染再次点头:“是,墨染知道。只是风涯因为开颅手术而剃光了头发,有损其形象。墨染引他为知己好友,便剪了自己的头发做成假发给他遮丑……”

“胡闹!”话未说完,赫连苍宁便厉声呵斥,显然动了真怒,“云墨染,你明知此举有何含义,怎可如此轻浮?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有损潇家声誉?你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又该如何自处?”

在你眼中,我便如此不堪吗?我若与风涯做朋友,便会损害潇家的声誉?

伤心于赫连苍宁的不理解,云墨染咬牙冷笑:“风涯若觉有损声誉,便不会与墨染相交。如何自处则是墨染的事,无需宁皇叔费心。宁皇叔若羞于与墨染为伍,墨染下车便是,请停车。”

“你……”赫连苍宁怒气更盛,目光更加冰冷锐利。然而便在此时,他突然浑身一震,接着手捂心口低低地了一声,“嗯……”

“王爷!”情知赫连苍宁体内的剧毒“相思苦”被云墨染激发,阡陌吃了一惊,立即扑进车厢抓住云墨染的手将其拽了出来,“七,车外稍候!”

砰的一声,车门被阡陌紧紧地关住。想不到自己一句话招致了看起来十分严重的后果,云墨染颇有些手足无措:“这……既然如此,墨染告退……”

“站住!”赫连苍宁隐含痛苦的声音立刻传出,“敢往前走一步,本王杀了你!嗯……”

云墨染脚步一顿,果然不敢再挪动半步。何况赫连苍宁如今情况未明,她也十分担心。许久之后,阡陌打开车门跳下了车,额头有着细细的汗珠:“七,王爷请您上车。”

云墨染有些迟疑:“墨染刚才多有冒犯,不敢……”

“上来。”赫连苍宁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本王还有话跟你说。”

云墨染无奈,只得叹口气上了车。赫连苍宁吐出一口气,命阡陌全速赶往上林苑,接着冷冷地盯着云墨染面具后的双眸,吐字如冰:“云墨染,潇风涯想要的是什么你心知肚明,老实回答本王:你是否给得起?”

潇风涯想要的是一生的伴侣,云墨染自然知晓,是以轻轻摇了摇头:“给不起。”

“给不起,便不要去招惹他!否则你会毁了他!”赫连苍宁的眸中依然没有丝毫温度,“你费尽心思救了他的命,总不是为了看着他毁在你的手里!”

云墨染心中苦涩,低声问道:“宁皇叔不让墨染与风涯过多接触,只是因为怕墨染毁了他?”

赫连苍宁目光一凝,接着移开了视线,仿佛是为了逃避什么:“自然是!潇风涯是潇家下一任的家主,而潇家历来都是赫连皇室的重要守护力量之一,本王绝不会容许他毁在你的手里!”

云墨染心中更苦,面上反而更加平静:“原来在宁皇叔心中,墨染虽非绝色,却同样是祸水,与谁在一起,便会毁了谁?”

赫连苍宁回头看她一眼,目光淡然:“世人只说女子是祸水,未必一定要绝色才可以。何况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虽非绝色,却拥有比绝子更容易成为祸水的资本。因此,你给本王安分点,不要到处招蜂引蝶!”

赫连苍宁如此词锋锐利,终于逼出了云墨染的冷笑:“宁皇叔如此说,墨染便当成夸奖收下了。只是纵然如此,墨染却从未主动招惹过任何人。树欲静,奈何风不肯止,墨染又能如何?”

“你断发赠给潇风涯,还不算招惹?”赫连苍宁同样冷笑,笑容如玉般精致,“那依你看来,如何才算?解带,投怀送抱?”

云墨染冷笑扭头:“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手段,倘若太过拘泥于世俗,注定难成大事!”

赫连苍宁闻言,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赞赏,面上却依然冰冷:“总之你若给不起潇风涯想要的东西,便离他远一些!何况别以为本王看不出来,你胸中自有一片天下,潇风涯那样的人根本要不起你!”

云墨染一怔,心中陡然掠过一股奇异的暖流。原来赫连苍宁对她,并不像她想象得那般不屑一顾吗?否则他为何说出这样的话?

马车停在了上林苑门口,赫连苍宁当先下车,云墨染随后跟上。然而下车之时,她不慎踩到了裙摆,不由呀的一声惊呼,直向地面栽去。

百忙之中,云墨染刚要自救,赫连苍宁已经本能地伸手相扶

俊脸微微一红,赫连苍宁立刻缩手退在了一旁。见他伸手相助,云墨染本已经卸去了自身的力道,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突然缩手。无奈之下,她只得随手抓住了车门,猛一趔趄之后才勉强站稳了身形。

“嗯……好痛……”

一股剧痛突然传来,她才发现手背上被一个突出的钉子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殷红的血立刻渗了出来。

不带这样人的!云墨染大怒,狠狠盯着赫连苍宁:“你……”

赫连苍宁袍袖一拂,转身便走,顺便加快速度驱赶着脸上的红晕。阡陌在一旁瞧得分明,登时笑得十分不怀好意:“七,你没事吧?”

“没事。”云墨染摇头,“我知道宁皇叔向来不喜欢与女子接触,本不该指望他出手相助。”

阡陌摇头:“七误会了,其实……”

“无所谓。”云墨染摇头,不愿被人看穿心事,“只是请问阡陌大人……”

“别。”阡陌立刻摆了摆手,“你若瞧得起我,便叫我阡陌,我可不是什么大人。”

云墨染微微一笑,对阡陌好感顿升:“阡陌,宁皇叔中了什么毒?”

“你瞧出来了?”阡陌的眼神直往两边溜,“那毒名叫‘相思苦’……”

好雅致的名字。云墨染点了点头,眸有深思之色:“你不是熟知天下毒物,是用毒的行家吗?怎么连你也解不了?”

“解不了。”阡陌嘻嘻一笑,摇了摇头。

云墨染瞅了他一眼,回身便走:“不说算了,宁皇叔的事,我本也没有资格过问。”

“喂你别走啊!我说的是真的!”阡陌随后跟了上去,指手画脚地说着,“王爷所中之毒,我真的解不了嘛,否则怎会看着他受苦……”

“你真当我是傻子?”云墨染停步,冷笑,“你与宁皇叔兄弟情深,他若果真中了不能解的剧毒,你怎么可能如此,毫无担忧之色?”

阡陌闻言,脸上笑容一凝,轻声反问:“兄弟情?应该是主仆情吧?”

“你与宁皇叔,绝非单纯的主仆。”云墨染看着阡陌,碧潭般的眼眸似要把他彻底看穿,“阡陌,或许你自己并不曾察觉,你在看着宁皇叔的时候,眼睛里除了敬畏,更多的是一种情到深处无怨尤的生死相依,当然我说的这个‘情’是指兄弟情,而并非男女之情。我只是借这句话打个比方,想必你能懂。”

阡陌的眼神微微地变了。在这一刹那之间,他浑身上下突然泛起了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尊贵和霸气,那种气势,绝非一个普通的侍卫所能拥有。

“你看,我没说错。”云墨染淡淡地笑了笑,“这种舍我其谁的霸气,怎么可能来自于一个普通侍卫?不过你也不必动杀人灭口的心思,因为这些话我只会对你一个人说。你若不信,尽管动手。”

身为雇佣兵的乌云,曾经接受过读心术的训练,解读一个人的眼神并不是难事。

阡陌的眼神再度改变,方才的凌厉渐渐消失,代之以一种淡淡的温和和赞赏:“七今日之言,我会记住。王爷若一直安好,我感激不尽。否则……”

“我愿宁皇叔安好之心,如你一般。”云墨染轻声叹了口气,眸若山泉般清澈,“我若有一个字出卖宁皇叔,愿受生生世世不得轮回之苦!”

阡陌点头,目光有意无意间往一旁的拐角处瞟了一眼。

墙壁之后,赫连苍宁长身玉立,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美不胜收的笑意。微风拂过,淡金色的衣衫轻轻飞扬,宛如君临天下的帝王。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话,阡陌看向云墨染的眼神多了一种自己人的亲切:“七,你的手可会影响今日的斗艳?要不要……”

“无妨。”云墨染摇头,“我今日此来本就是因为圣意难违,哪里想要斗什么艳了?”

阡陌答应一声:“既如此,快走吧,百花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二人迈步进了上林苑,阡陌自去找赫连苍宁,而云墨染则站在原地分辨了一下方向,刚要迈步往前走,旁边已经有两名侍女迎了上来:“见过七,这边请!”

之前因为容貌丑陋,且无法修涅盘心法,云墨染从未参加过百花宴,自然不明其中内情。点头回了一礼,她边走边问道:“两位姑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奈何皇叔看上我》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三百六十章 情痴
第三百五十九章 真相莫迟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那些不知道的事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中了她的计
第三百五十六章 心里皆明白
第三百五十五章 确实奇怪
第三百五十四章 早有安排
第三百五十三章 黎战出事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 试图去遮掩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情布局
第三百五十章 表情拿捏到位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夫妻吵架 妻出走 夫挨骂
第三百四十八章 脑袋瓜嗡嗡的
第三百四十七章 某王演技越发精湛
第三百四十六章 某王的风格
《奈何皇叔看上我》正文
序章
第一章 初来乍到 就惹是非
第二章 胡编乱造 博得信任
第三章 雕虫小技 蒙骗过关
第四章 第一丫鬟 何其狼狈
第五章 冷傲背后 也有情面
第六章 这个丫头 很是特别
第七章 以身护主 可有赏赐
第八章 宁可得罪 不能长守
第九章 画卷之谜 王爷之迷
第十章 挖了大坑 给自己跳
第十一章 机智如我 错有错招
第十二章 随行保护 随行伺候
第十三章 不同视角 所见不同
第十四章 相信只因 一个眼神
第十五章 医者心中 男女无别
第十六章 所生疑惑 越发强烈
第十七章 第一丫鬟 身有责任
第十八章 谁说婢女 没有才艺
第十九章 大雪之日 娘娘驾到
第二十章 皇妃难惹 迷雾渐起
第二十一章 重归岗位 做好工作
第二十二章 她仅对事 绝不对人
第二十三章 王爷心思 捉摸不定
第二十四章 不愿靠近 却离不得
第二十五章 不似一般 此间少有
第二十六章 王爷蒙冤 她欲出手
第二十七章 为了查案 做回仵作
第二十八章 有惊无险 许是开挂
第二十九章 为了王爷 牺牲太大
第三十章 体力透支 病困缠身
第三十一章 默默关心 闭之不说
第三十二章 大病初愈 八王来府
第三十三章 王爷的话 太过金贵
第三十四章 带病上场 力不从心
第三十五章 现代演员 古代戏精
第三十六章 这是考她 临场发挥
第三十七章 演戏演足 剧情尴尬
第三十八章 刻意为之 难以自控
第三十九章 外表冷酷 内心灼热
第四十一章 这是一种 宠溺呵护
第四十章 她的病痛 竟又因他
第四十二章 某王乃是 一线大腕
第四十三章 原她就是 一操心命
第四十四章 安静之美 毒舌之冷
第四十五章 如此卖力 究竟图啥
第四十六章 心思不定 说变就变
第四十七章 提心吊胆 太过谨慎
第四十八章 对他已是 全全信任
第四十九章 太后慧眼 殿下调皮
第五十章 惊艳惊讶 惊如仙人
第五十一章 惊艳果真 变了惊吓
第五十二章 原是一个 病娇之体
第五十三章 并非调戏 并非勾引
第五十四章 心中全明 只是不言
第五十五章 还没怎样 就误会了
第五十六章 丢弃之物 从来不寻
第五十七章 入戏太深 情难自控
第五十八章 相处模式 不太对劲
第五十九章 寻一良人 落心长住
第六十章 王爷太板 太后出招
第六十一章 常言 姜还是老的辣
第六十二章 冷颜王爷不能惹
第六十三章 总能勾起的心慌
第六十四章 全当她是个小丫头
第六十五章 此等盛宠 始料未及
第六十六章 某王不好撩
第六十七章 其实已经很关心她了
第六十八章 信她 一定会明白
第六十九章 藏着不说 让人担心
第七十章 他的心 已经被冰住了
第七十一章 好好的想明白
第七十二章 人心所想 猜不透
第七十三章 奈何太后有意撮合 上
第七十四章 奈何太后有意撮合 下
第七十五章 尴尬至极
第七十六章 这一夜 太过刺激
第七十七章 这尴尬的小气氛
第七十八章 对护短一词的重新认知
第七十九章 被心疼的感觉
第八十章 有人为她撑腰了
第八十一章 深情不藏 却不知如何让卿知晓
第八十二章 临别前的种种不舍
第八十三章 愿常伴身侧 不离亦不弃
第八十四章 千都灯会 与君别过
第八十五章 王爷撩人功夫不弱
第八十六章 甜腻腻的舍不得分开
第八十七章 明目张胆的撩人
第八十八章 人比鬼更可怕
第八十九章 醋意上头
第九十章 扑朔迷离
第九十一章 不易
第九十二章 何必难为自己
第九十三章 渐生矛盾
第九十四章 怕过谁
第九十五章 彼此之间的隐瞒
第九十六章 危难之时 保持心态
第九十七章 作恶之人 不知悔改
第九十八章 深信
第九十九章 深信不疑
第一百章 羡王来访
第一百零一章 季槿纯的身世
第一百零二章 倒霉的总是大殿下
第一百零三章 醋王本尊
第一百零四章 因为是你 所以不同
第一百零五章 将心比心
第一百零六章 原来 真爱是这样的
第一百零七章 幸福来之不易
第一百零八章 斗嘴终成瘾
第一百零九章 奇葩王爷
第一百一十章 看透 却不说破
第一百一十一章 皇上赐婚 此生莫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算计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唯真情不可拆散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事情越来越复杂
第一百一十五章 谁才是他的心中深爱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原是流水无心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切终成无法挽回的劫数
第一百一十八章 忘情断念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新开始
第一百二十章 再遇故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难太子
第一百二十二章 胡乱八卦
第一百二十三章 白衣仙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变强变狠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感大戏
第一百二十六章 季家之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死里逃生
第一百二十八章 总能想起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仙友为师
第一百三十章 相思之意
第一百三十一章 决意练功
第一百三十二章 皆不省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保持距离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过往不忆
第一百三十五章 相逢不识
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绪难藏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麟蛊毒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有意撮合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阴错阳差
第一百四十章 失掉机会
第一百四十一章 唯己难欺
第一百四十二章 皆是圈套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见不识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季家之难
第一百四十五章 心中有恨
第一百四十六章 旁观者清
第一百四十七章 转身逆袭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将心冰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正面对视
第一百五十章 做出选择
第一百五十一章 风畔降职
第一百五十二章 竟惹是非
第一百五十三章 做好打算
第一百五十四章 掩饰自己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寻回记忆
第一百五十六章 情窦初开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救命之恩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以貌取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水波垂帘
第一百六十章 纯灵之脉
第一百六十一章 虚幻之境
第一百六十二章 特别的她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冥影之树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戾气太重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冲出幻境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净思之脉
第一百六十七章 洗尘之脉
第一百六十八章 挑选兵器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旧识古琴
第一百七十章 无视风趣
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记功法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懂变通
第一百七十三章 傲娇是病
第一百七十四章 面具之下
第一百七十五章 洗尘之脉
第一百七十六章 清渊净湖
第一百七十七章 差点露馅
第一百七十八章 熟悉之感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朋友交心
第一百八十章 抽签决定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五渗风劫(一)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五渗风劫(二)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五渗火狱(一)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五渗火狱(二)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五渗雷劫(一)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五渗雷劫(二)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五渗冰域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五渗心魔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升为谛伶
第一百九十章 另类收徒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救命之恩
第一百九十二章 见面不识
第一百九十三章 拜师学艺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这般护短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寻人比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这叫护徒
第一百九十七章 熟悉之感
第一百九十八章 好好照顾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夜深借住
第二百章 以她为重
第二百零一章 并不重要
第二百零二章 麻烦事多
第二百零三章 师父偏心
第二百零四章 为何关心
第二百零五章 嘴硬不说
第二百零六章 杯盏与酒
第二百零七章 航笙之苦
第二百零八章 风畔到此
第二百一十章 性子甚倔
第二百零九章 师父与徒
第二百一十一章 心内甚明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不可胡想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为师不易
第二百一十四章 心有猜测
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心相撞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她的解药
第二百一十七章 小肚鸡肠
第二百一十八章 皆为她好
第二百一十九章 偷偷叮嘱
第二百二十章 醉街被逮
第二百二十一章 醉后迷糊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宫规处置
第二百二十三章 师兄硬塞
第二百二十四章 相似之处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为何护她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愿欠他
第二百二十七章 对己严苛
第二百二十八章 护之甚多
第二百二十九章 默默关心
第二百三十章 有关某王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法劝说
第二百三十二章 演的真好
第二百三十四章 哪哪操心
第二百三十三章 莫名生怒
第二百三十五章 自扰自闷
第二百三十六章 比试方法
第二百三十七章 猜得清楚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是时候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懂珍惜
第二百四十章 绝不做让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处处逢坑
第二百四十二章 替她撑腰
第二百四十三章 唯有一人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终是糊涂
第二百四十五章 被人护着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终想错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思绪揪起
第二百四十八章 深藏心底
第二百四十九章 莫名关心
第二百五十章 是谁在想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两门比试
第二百五十二章 看透不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并不介意
第二百五十四章 寒气攻心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不忍旁观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该他管
第二百五十七章 西宫娘娘找上门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恐怖的一种女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 没有资格替她受过
第二百六十章 她是未来的黎王妃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她的心窝太窄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 送她回华阳宫
第二百六十三章 被堵在门口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她在意的究竟是谁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有些关心是真的
第二百六十六章 改变的甚快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思绪有些乱
第二百六十八章 需要慢慢观察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一个傻 两个都傻
第二百七十章 顾及不上旁人
第二百七十一章 终有人能制他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拒千里之外
第二百七十三章 红衣女子偷袭
第二百七十四章 对坐到天明
第二百七十五章 没什么安全感
第二百七十六章 知道的有点多
第二百七十七章 唯独对他冷漠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吃这一套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关系有些复杂化
第二百八十章 分明是在折磨他
第二百八十一章 骗了他那么久
第二百八十一章 骗了他那么久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世间最痴傻的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 恨 更容易记着一个人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两边皆不省心
第二百八十五章 原谅他了
第二百八十六章 她的遭遇
第二百八十七章 她的事 便是他的事
第二百八十八章 用心去感受 她的一切
第二百八十九章 巧合 不太容易
第二百九十章 忽有一种危机感
第二百九十一章 心中甚清楚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变了一个人
第二百九十三章 深夜难眠 与师兄谈心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这里面 有戏
第二百九十五章 气氛越发尴尬了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山间再遇袭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再无往日温润
第二百九十八章 坦白一切
第二百九十九章 保持以往的冷漠
第三百章 太多事 她不知
第三百零一章 帮她把事情做完
第三百零二章 误会终解开
第三百零三章 不速之客 找错了人
第三百零四章 就这样 相看两相厌吧
第三百零五章 挖坑 等师父跳
第三百零六章 这里面 有故事
第三百零七章 北月溟的往事
第三百零八章 竟还有某王的事
第三百零九章 醋王本尊又来了
第三百一十章 寻人来说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在意旁人观望
请假
第三百一十二章 不会说话的盏王
第三百一十三章 来者不是黎战
第二百一十四章 此人是熟悉的人
第三百一十五章 画风变化太快
第三百一十六章 如此的理直气壮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个旧情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 醋意弥漫
第三百一十九章 石室之谜
第三百二十章 某王被训的样子
第三百二十一章 最知你心
第三百二十二章 没正经的师父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参不破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太好哄
第三百二十五章 保持微笑莫生气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是误会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 确是件趣事
第三百二十八章 都会好起来的
第三百二十九章 劫数
第三百三十章 重新开始
第三百三十一章 续前缘
第三百三十二章 改变
第三百三十三章 皆成对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事起缘由
第三百三十五章 是劫
第三百三十六章 她来了
第三百三十七章 静 观其变
第三百三十八章 换了戏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专心搞事业
第三百四十章 简直狼狈
第三百四十一章 那个她
第三百四十二章 纯纯的闺蜜情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有那么夸张吗
第三百四十四章 让人琢磨不透
第三百四十五章 潜藏心事
第三百四十六章 某王的风格
第三百四十七章 某王演技越发精湛
第三百四十八章 脑袋瓜嗡嗡的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夫妻吵架 妻出走 夫挨骂
第三百五十章 表情拿捏到位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情布局
第三百五十二章 试图去遮掩
第三百五十三章 黎战出事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早有安排
第三百五十五章 确实奇怪
第三百五十六章 心里皆明白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中了她的计
第三百五十八章 那些不知道的事
第三百五十九章 真相莫迟
第三百六十章 情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