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网 > 短篇 > 我在等月归最新内容列表

我在等月归

作者:鸭屎香要七分糖

类型:短篇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十章

最后更新:2022-08-09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记者 | 任弯湾

8月4日,邹先生(化名)来到位于长沙县万家丽北路的湘龙派出所。他身着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裤,脚上蹬着一双有点旧的皮鞋。

邹先生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他通过今日头条长沙频道头条帮忙向潇湘晨报晨意帮忙记者反映,半个月前他在路边载了一名女乘客,对方下车时塞给他一张一百元。由于手头没有零钱,邹先生没有收下,两人加微信后约定在线上进行转账。

五天后邹先生收到这名女乘客的电话,请他第二天送自己前往浏阳。这次,女乘客说“钱包忘带了!”邹先生考虑到上次对方主动给自己一百元,便依然很信任对方。在女乘客提出借一千元给客户买礼物的请求时,他虽然心有疑虑,还是用花呗借了一千元,给女乘客转账。

但随着时间推移,女乘客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迟还款。邹先生对她的信任逐渐被耗尽,无奈之下选择了报警求助。

8月4日,女子原本答应民警前来派出所进行协商,但邹先生没能等到她现身。

△邹先生报警的湘龙派出所。

第一次信任:

陌生女子拿出一百元,司机没零钱找不开两人加微信

7月21日,邹先生像往常一样开着车行驶在路面上。这时一名女士站在路边招手拦车,邹先生就将车停下,让这名女士坐上了副驾驶。

“但是车准备起步的时候,我在平台上接到了订单。我一看,和她的路线刚好顺路,就让下订单的那对乘客母子坐了后排。”邹先生告诉记者。

将这对母子送到目的地后不久,女士也抵达了住处保利香槟国际小区。这时,女士给邹先生递来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但是我没有零钱找给她,就没有收她的钱,加了微信,想着她能在微信上转账给我。”邹先生回忆,“我当时说,你随便转多少都行。”

这位女士并未透露自己的姓名,邹先生给她的备注是“保利”。他告诉记者,这段路程的平均车费应该在20元左右。

在这段六公里的车程中,邹先生在和“保利”女士闲聊了几句。他得知,对方在1977年出生,结过两次婚,职业是工地包工头。“保利”女士下车时,扭头对邹先生说:“这个社会还是有好人。”

第二次信任:

女子称“钱包忘带了”,司机“不想小人心度君子腹”

但在那之后,“保利”女士一直未在微信上向邹先生转来车费。但邹先生也没有在意。

7月25日下午,“保利”女士给邹先生打来微信电话,希望他第二天能接自己去浏阳见一名客户,并将车费一并还给邹先生。邹先生答应了。

7月26日上午,邹先生来到“保利”女士家所在的小区。她上车时摸了摸口袋,做惊讶状“我的钱包又忘在家里了!”

但邹先生依然将她送到了浏阳大瑶,并保留了当时通过收费站时开的发票:上面显示,单程收费47元。下车后,“保利”女士给邹先生发来一张二维码图片。“说要给客户买点礼物,想问我借一千块钱。”邹先生说。

△邹先生保留的发票。

他开始有点犹豫了。第二次乘车,又出现了“忘带钱包”的问题,还问自己借一千元钱,这会是偶然吗?对方会不会是个骗子?

“但是我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毕竟第一次坐我车的时候,她给了我钱,只是我没收。”邹先生说,“我就这么想,希望以后我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别人也能帮我一把。”

就这样,邹先生用支付宝花呗给“保利”女士发来的二维码照片转去了一千元。

△邹先生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

该不该相信?

女子被催款,称老公突发疾病急用钱,司机还送上安慰

7月26日晚,“保利”女士给邹先生发微信称自己老公脑溢血发作,在湘雅附一医院救治,当晚不能去邹先生家里送还车费。邹先生回复“没事,明天给我也可以的,那你先照顾好你老公。祝他早日康复。”

“保利”女士称,治疗的费用“一下要交八万,我姐姐送五万过来了”。邹先生说了些安慰的话,对方发来消息:“你可以发一百元给我吗?点个外卖,微信上身上加起来都没有200了,要等银行开门才取!”

邹先生也很无奈。“我没办法了,情况你知道的。今天借给你的1000都是在马云那里借来(花呗)转给你的。”

此时,他对“保利”女士的信任已经开始被逐渐消磨。他要求对方发一段医院的视频给自己看,但对方回复“我骗了你这一千元发的了财吗?你自己去(医院)看好吗?我在工地上等老板给钱,我都要跳楼了!”

聊天记录显示,7月28日凌晨1点30分许,“保利”女士发来消息“现在不会说我骗你吧!他走了!四十岁!走了!”

△邹先生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

之后的时间里,“保利”女士将还钱的期限一再推迟。这彻底击垮了邹先生对她的信任。8月1日,邹先生只好在家附近的湘龙派出所报了警。据邹先生说,值班民警当时给“保利”女士打了电话,双方约好8月4日一起来到派出所进行协商。

约好协商女子却未现身,

民警建议走法律程序

8月4日上午,记者陪同邹先生来到湘龙派出所,却迟迟不见“保利”女士的身影。

值班民警得知邹先生遇到的情况后告诉记者,此事属于一起经济纠纷,不归派出所管辖。“涉及钱款问题,只要是自愿‘借’出的,都不能说是诈骗行为。”民警介绍。而邹先生也向记者确认,钱款确实是自己自愿借出的。

在派出所,记者拨通了“保利”女士的电话。她在电话中承诺,将在8月5日零点之前将钱款打给邹先生的微信,但并未透露更多身份信息,随后挂断电话。

邹先生希望她能像在电话中说的那样,如数、如期将钱款归还。

△8月4日上午,邹先生和女乘客的聊天截图。

民警告诉记者,如果邹先生所说的情况属实、乘客拖延还款,邹先生可以走法律程序起诉对方,寻求律师和法院的帮助。

来源: 潇湘晨报

《我在等月归》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十章
第九章
第八章
第七章
第六章
第五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二章
第一章
《我在等月归》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四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